百名记者基层行丨付用生:无人区里的坚守
2019-09-10 浏览量:

3.jpg

付用生在自己的菜园里摘长豆角(安报融媒记者 刘剑昆 摄)

当记者沿着近3公里蜿蜒的山间小道穿过荆棘丛抵达山顶时,已气喘吁吁,汗水把全身都浇透了。这是林州市与河北省涉县交界地带的万宝山,海拔800余米,这一带被人们称为“百里无人区”。

9月3日,记者一行登临位于东岗镇西卢寨村村北的山岗,可见山岭逶迤,峰峦叠翠,白云飘飘。刚绕过一个山头就传来了阵阵犬吠声,山头北侧,几道山岭沟壑被阔叶的绿树覆盖,其植被明显不同于刚刚走过的杂草覆盖的山岭,那成片的绿树是核桃林。

21.jpg

一位老人闻声从树林中钻出来,后面跟着一条小狗,老人抹着脸上的汗水热情地同记者打招呼。老人就是这片核桃林的主人,名字叫付用生。付用生今年64岁,是西卢寨村的一位退休教师。

23.jpg

“在山村里住惯了,我喜欢俺村的后山。”老人告诉记者,“退休前,这里是我业余生活的乐园。每逢节假日,我就跑上山来种树。退休后,这里就是我不离不弃的果园了,一天不在这里,心里就觉得不踏实。”

老人放下手中的镰刀,带着记者一行跨沟翻岭,参观他的核桃园。老人穿行在茂密的核桃林中,指点江山,仿佛一位检阅千军万马的将军。记者跟在老人后面,紧走慢跑,树上的核桃时常打着记者的头。老人边走边介绍:“这几天山下能打核桃了,但是,打核桃最好的时间是在白露以后。过了白露打核桃有利于核桃上足油,也有利于来年结好果。”

25.jpg

付用生的果园占了三道山岭,将近300亩。这是他16年来用勤劳开辟、用汗水浇灌出来的。

20世纪六七十年代,这一带曾是村里的林场。20世纪80年代后,村民大量外出打工,林场日渐荒废。付用生觉得十分可惜,他对家人说:“这里的山尽管贫瘠,但是养活了一代又一代人,所以,咱也不能亏待它。”

24.jpg

2002年,付用生的儿子和女儿都在上学,微薄的工资供养一家老小常常捉襟见肘。他就想到了上山开荒种树贴补家用。在学校他认真教课,节假日他就带着老伴儿上山种核桃树。5年后核桃树开始挂果,回报勤劳的人。如今,他的果园里,从最初的3株核桃苗已经长出了8000多棵核桃树。

2015年,付用生退休后,索性就长住到了山上。偶尔回家一趟,他带点儿大米、挂面及生活用品就又匆忙回山了,很少在家停留。村里有人开玩笑说,付用生被山里的妖精迷住了。

22.jpg

这些年,他的儿女都参加了工作并成了家,放假后时常回来帮他管理果园。考虑到他年事渐高,子女多次劝他放弃果园,下山安度晚年。但是,他总是找借口推诿。他对记者说:“国家给我的退休工资不低,儿女也成家了,我家没有任何负担。可是,我能走吗?我一走,这山林就又撂荒了,实在不忍心啊,我后半辈子就守护这片青山了。”

走出果园,老人走到一片菜地里,地里的黄瓜、茄子、西红柿、长豆角长得十分诱人。“自己种的,随吃随摘,纯粹的原生态绿色食品。”老人乐呵呵地说。

老人带着记者走到一个石庵旁,门是一个柴门,外面有锅碗瓢盆和锅灶,里面是不足3平方米的空间,铺着被褥,上面挂着几件衣服。原来,这就是老人在山上的家。

石庵顶上固定着一块A4纸大小的太阳能电池板,电线连到了石庵里的一盏节能灯。老人说:“这里不通电,我就用这个办法解决夜间照明问题。”

这里不仅不通电,也没有手机信号,在果园里打不通电话,要想打电话还得上到山岭高处找信号。这里不通水,做饭时,老人提着一个水桶拐过山岭,下到低洼地带,从一个旱井里打水。老人笑着说:“山上没有山泉,我在这里打了两眼旱井,下雨时把雨水存起来就有水吃了。”

在山里劳作,与山对话,与树对话,与狗对话,与鸟对话,与风雨对话,与星星对话,播种一片又一片绿色希冀,这就是付用生的生活。

采访折返途中,记者驻足回望,500米开外,付用生仍然在招手送别。渐渐地,瘦削的身躯没入郁郁葱葱的大山深处。记者反复琢磨,不愁吃不愁穿的付用生,16年的坚守图的是啥?

原标题:无人区里的坚守(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丨百名记者基层行)

(安报融媒记者 李剑波 刘剑昆 郭晓东)

来源:安阳日报

编辑:方敏 实习编辑 赵泽瑜

0

相关新闻

    没有感兴趣的新闻,下载客户端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