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的祖国征文丨半个世纪天河梦:共和国同龄人的红旗渠情缘
2019-11-08 浏览量:

□刘志伟

作为共和国的同龄人,走过人生的大半旅途,不少记忆开始模糊。然而我与红旗渠长达半个世纪的不解情缘却是愈发浓烈。

两年前的一个冬日,我随红旗渠干部学院去考察开发教学点,到达的地方竟然是50年前我第一次步行踏访红旗渠工程的起点桃园渡桥!看到民工当年用心血打造出来又历经半个世纪风雨傲然挺立的这一伟大工程,我的思绪一下子穿越到了那个火红的岁月。当年无书可读的校园已不安宁,读高中的我与7位同窗一起组成了一支名为“乌兰牧旗”的宣传队,避开了都市的喧嚣与过分嘈杂的校园生活,一路步行,来到刚刚通水两年多的红旗渠。沿着狭窄的渠墙,提心吊胆,一步步走到山西侯壁断下的渠首,观看了红旗渠几乎所有重要工程。42天时间里,沿着一边是悬崖一边是沟壑的“路”,我们用心丈量着林州民工的脚步。逢村驻扎,演出我们临时排练出来的激奋人心的节目,留给村民惬意和满足,我们又赶往下一站。至今难忘的是春节那天在任村的露天演出和半夜到达的盘龙山,那是当年的八路军粮仓啊!村民们第二天早上甚至“截”了出路,非让我们再演一场不可,哪怕还是头一天那些节目。

如果说那次步行踏访是我人生第一桶“金”的话,仰视悬崖峭壁上人工天河红旗渠而引发的极大震撼,让我们每个人都从心灵深处感受到了民众力量的不可思议,感悟出党与人民群众同心同德激发出来的无限创造力。

从此,我对来自林县、来自红旗渠的信息,自然地增添了一份关注。幸运的是,随后我于20世纪80年代考进了复刊的安阳日报社,又有机会近距离地感受红旗渠的魅力。曾记得,我骑着借来的自行车到达图书馆那间幽暗的家属院小屋,叩访红旗渠特等劳模李改云,聆听她发自心灵的呼喊与难以忘怀的记忆。临行前我送她一本自己出版的小册子,题赠了“人民不会忘记你”,此后还以红旗渠女子突击队为素材,创作了一部舞台戏曲《山碑》;曾记得,奔赴漳河之滨的古城,去拜访“除险队长”任羊成,听他讲述自己仰仗一只母羊喂养才免于饿死而得名以及除险时被飞石砸掉3颗门牙的故事;曾记得,石板岩供销社出了一位全国劳模,专程拜访而创作的话剧《老杨,走好》搬上舞台;当然还有若干红旗渠题材的歌舞、歌曲……难忘的林州三部曲,迈上新台阶的红旗渠疏浚工程、撤县建市,太行屋脊的五彩滑翔,以及国家领导人的视察。

人生经历决定了对重大历史事件的视角与理解。数十年的媒体生涯,对林州细致、近距离地观察,深化了我对林州重大事件的文化思索。每件重大历史事件的发生,都不是偶然的,都与所处的历史环境与文化底蕴有着不可分割的、千丝万缕的联系。红旗渠精神不会从天而降,她的孕育形成得益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与社会主义先进文化这三大主流文化的强力支撑;党的初心与使命感激发了民众的无限创造力;永不言弃的林州民众禀赋赋予了红旗渠精神的历久弥新。

2017年5月,我执笔的《文话林州》一书由人民日报出版社推出,成为“红旗渠精神与中国梦高层论坛”的指定赠书。此后我走进红旗渠干部学院,得以再次深入从理论层面思考红旗渠。我感悟出了林州民众“崇拜英雄、刚毅倔强、守正创新、永不言弃”的优秀禀赋,感悟出了“同心同德”这个红旗渠精神的核心价值所在,从更深的层面去理解“自力更生、艰苦创业、团结协作、无私奉献”的红旗渠精神的历久弥新。

回眸一瞬五十载,难忘最是红旗渠。

原标题:半个世纪天河梦 

——共和国同龄人的红旗渠情缘

来源:安阳日报

编辑:付亚丽 责任编辑:张晓萌

0

相关新闻

    没有感兴趣的新闻,下载客户端看看吧